快捷搜索:

吕蒙的问话也没人回答其实不是蹋顿不想回自己

吕蒙一听立即大怒,自己看眼前小将乃是一个将才有心不杀之,没想到此人竟然还骂老子,立即喝道:“屁!妈的!给脸不要脸!找死!”说着,长刀势头大起,奔着太史亨杀去。
 
    吕蒙其实也是一个大老粗,自幼便是跟随孙策,算是孙家的老将了,贫寒出身,所以对于像陆逊这些个世家子弟有些仇恨感,自大在周瑜麾下之后,脾气倒是好了许多,也不那么暴躁了,不够不代表吕蒙就没有这个脾气了,被太史亨激怒,立即猛攻而去,太史亨立即挥动银枪抵挡,两方倒也是不相上下,但是可别忘了,如今乃是江东兵马枪势,太史亨身边的辽军骑兵越来越少了…………
 
    “哈哈!小子受死吧!”看着已经完全处于优势的吕蒙狞笑着看着太史亨。
 
    “呼……呼……”太史亨哪有精力跟吕蒙废话,自己的敌人可不是只有吕蒙一个啊,还有四周众多扑上来的江东兵马。
 
    “哈!”再一次的积蓄力量,太史亨想到了拼死一战…………
 
    “亨儿休慌,为父来也!”忽然一声震天的大喊在太史亨的脑后响起,随即便是一阵的马蹄声,不错,太史慈来了。
 
    本以为追击江东的败军,太史亨一个人绝对可以对付的了,何况身边还有两三千的骑兵呢,但是一看远处林子之中火光大起,太史慈便知道不对劲了,立即整顿兵马冲杀过来,终于赶了上来。
 
    “太史慈!”吕蒙眼睛一眯看着杀来的太史慈,而在林子之中指挥全局的陆逊一看太史慈竟然这么快的就追来的,再加上自己这边已经吧两千多的追兵就杀的剩下200多个了,也算是重创敌军,陆逊立即下令道:“快!撤军!撤军!”
 
    “哼!”听到了撤军之声,里面重重的哼了一声,看着前方的杀来的太史慈,有些不甘的收回了长刀,立即领军撤走。
 
    “亨儿!你没事吧!”身为父亲的太史慈知道自己儿子可能会有危险,当然是焦急无比,立即赶过来查看。
 
    太史亨甩了甩已经发麻的双手,摇摇头,道:“父亲,我没事!敌军看到父亲便已经撤退,父亲,不如趁机追赶吧!”
 
    “不必了!”太史慈眯着眼睛看着火速撤退的江东兵马,幽幽说道:“估计蹋顿已经将石阳拿下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虽然陆逊用这样引蛇出洞之计将辽军兵马引了出来,而且还歼灭了一两千的辽军人马,但是不要忘了,陆逊的石阳石阳城可没有那么多的兵马,陆逊为了埋伏辽军已经带走了的五千必然是可带的精锐,而城内剩下的兵马不多就不说了,想必质量也是不咋地。
 
    但是蹋顿的乌桓兵马可算是李林麾下的一支精锐,奔袭石阳城,杀石阳一个措手不及,这便是李林等人出的计策,本以为在大营之中埋伏江东兵马,而后在突袭石阳,己方稳赚不赔,没想到陆逊来了这么一下,倒是也达了两千人马…………
 
    石阳城上,浑身是血的蹋顿活动活动肩膀,喃喃说道:“真是有些老了!年岁再大点就要会辽州养老了!”虽然这么说,但是看着蹋顿那一身腱子肉,加上周围躺倒的江东兵马的尸体,蹋顿这位当年的乌桓大王绝对不减当年…………
 
    “将军!城内江东兵马已经从西门逃走!剩余兵马已经全部被我军诛杀!”一名乌桓士兵跑了上来对蹋顿道。
 
    蹋顿摆摆手,道:“不必追赶!立即紧闭城门,等待太史慈将军的大军!”
 
    “是!”乌桓士兵立即跑了下去。
 
    乌桓士兵立即开始清理城头上的尸体,紧闭城门,也要寻找藏匿在城内的敌军余孽,而蹋顿则是在城头等着太史慈的大军前来,但是没有太史慈等来,倒是把江东撤回来的人马给等到了。
 
    “诶……这……怎么回事!”接着月光,看着不远处跑过来的兵马,蹋顿赶到有些不对劲,首先是数量不对,太史慈的兵马比这多多了,加上,这一看就不是进军乃是撤退啊!难道……难道太史慈的埋伏失败了?被江东兵马发现不对劲,所以还没有杀进大营就撤回来了?那怎么这么长时间,自己连石阳都偷袭得手了,他们这么长时间去干嘛了?不管那么多了…………
 
    蹋顿由于片刻,立即道:“快!将城头上的旗帜换下来!还有……将火把都熄灭了!”当然了,蹋顿是要诈一诈江东的败军,虽然不知道江东的人马怎么还会有这么多人撤回来,但是石阳已经在自己的手里,不知道江东兵马的虚实,若是他们发现之后强攻城池,蹋顿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守住,所以先故弄玄虚一番。
 
    陆逊,吕蒙领军到了石阳城下,吕蒙立即大喊道:“快开城门!我们回来了!”
 
    “…………”
 
    “怎么回事!怎么没人回话!”
 
    江东的人马就看到城头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吕蒙的问话也没人回答,其实不是蹋顿不想回答,就是自己麾下的这些士兵都是乌桓人,会说的也都是蕴含了浓郁北方特色的辽州话,要么就是乌桓语,这吕蒙一张嘴就是一嘴的汝南味,蹋顿真不知道怎么会。
 
    “不对!”一旁的陆逊忽然惊呼一声,而一旁的吕蒙也同时发现了不对劲,接着喝道:“城头上可有人!快带你出来答话!”
 
    “哈哈!有有有!”蹋顿忽然大笑的出场,城头之上立即灯火通明,乌桓士兵举着火把看着下面,蹋顿喊道:“江东小儿,这是石阳已经姓辽了!”
 
    “中计了!”陆逊大脑之中立即蹦出来这三个字,随即立即喝道:“走!等到太史慈的兵马追上来就麻烦了!”
 
    “好!走!”吕蒙也是多智之人,都反应过来,江东中计了,太史慈在营中早有准备则一点陆逊算到了,但是辽军会趁着自己出城偷袭的时候派遣军队来偷袭石阳,陆逊倒是疏忽了,毕竟李林和庞统,徐庶一帮顶级的谋士想出来的计策肯定不是他陆逊一个人可以猜到的!
 
    “嘿!江东小儿!有本事你来攻城啊!莫要这般胆小啊!”蹋顿得了便宜卖乖,在城头之上不停的哄笑,但是江东的兵马哪里会管这些,自己算计了辽军一把,但是却丢了石阳城,想比较之下,辽军损失和两三千人马根本不算什么,而周瑜最早的指令其实是让陆逊顶住辽军一天的猛攻便可以领军撤退,而吕蒙很是仇视陆逊,将周瑜嘴里的一天改成了三天,结果就成了这个样子,这样的话,倒是谁也不算大赚,谁也不算惨赔…………阵岛厅血。
 
    不过…………这可是三面的战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