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禀告主公赵虎将军余江东水军与毗陵南徐赵虎将

 在太史慈攻打石阳的消息传来真是,周瑜,刘备等人正在警惕这江面上李林的荆州水军,而马超带领麾下西凉军趁着刘备等人率江夏水军防御蔡瑁的水军之时,猝然发难,直袭夏口,没想到刘备一方早有准备,正当马超令麾下马休,马岱,庞德并五千西凉军精锐骑兵攻打夏口的半路上,便碰到了阻挡之人--关羽,陈到!
 
    关羽一声青色文武跑,拧着一双丹凤眼,手持青龙偃月刀,另一方面,陈到手持长枪,面如冠玉英俊潇洒,二人领精兵数千挡在了马超眼前。
 
    马超这小子自然是艺高人胆大,立即下令冲锋与关羽,陈到交战,关羽也算是马超的老对手,二人立即站在一起,另一面庞德立即想着陈到迎了上去,而正当两方胶着真是,黄忠,魏延令三千兵马杀到,立即搅乱了马超的阵脚,马超虽是勇猛,哪里能够抵得过黄忠,魏延,关羽的围杀,结果……马超赴了赵云的后尘,不过幸好马超的没有被几人何为,领着三千西凉军冲杀而走,两千多的西凉军就这样搭在了那里…………
 
    而后,马超心中大为不甘,但是要偷袭夏口已经无望,自己在长江以南,有如何跟李林沟通消息,最后兄弟几人商议之下,不能以这样的溃败之师去见李林,知道黄忠,魏延来了夏口,那么江夏肯定空虚,刘琦就是一个软柿子,所以马超几兄弟竟然做出了一个胆大包天的决定,偷袭江夏。
 
    金蝉脱壳,潜出夏口关羽等人的包围,三千西凉军直取江夏,没有意外,兵力空虚加上没有狠手坐镇的的江夏的被马超拿下,轻松之极,然而这在此时,另外一支兵马到了,那就是久久屯兵在武昌的江东兵马,由韩当统帅,兵力更是有五万之众,乃是孙权为了防止周瑜在水上打败预防辽军南下所布置的步骑兵,也是江东仅仅保存下来的精锐步骑兵,因为蔡瑁在长江上的一再挑衅,已移师至江夏附近,马超还没在江夏坐稳,便遭到了闻听江夏被攻打的消息的江东兵马的突袭,几乎在半个时辰之内,江东兵马便从西凉军的手中拿下了江夏,即便是心中暗恨,马超也知道以大局为重,只好狼狈而逃,紧追不舍,大将周泰直直追到赤壁,同时,屯兵于夏口刘备亦出兵围剿蒯越,历经数战,五千西凉军精锐折损殆尽,只剩下区区数百人随马超,马休几个兄弟一道被留在乌林等候的郭图派船接走…………
 
    马超的大败而归,是败在不敌诸葛亮和周瑜的算计,更是败在造化弄人,韩当的兵马偏偏就到了江夏周围,但是长江之上本来是吸引周瑜和刘备注意力的蔡瑁的水军,不知道怎么回事,稀里糊涂的就被周瑜的水军偷袭了己方的左翼侧面,张允统帅的侧翼人马不堪一击,直接被打败,最后竟然还损失了千余的水军……
 
    三路围歼之策,出了太史慈拿下了一座周瑜本来就要给李林的石阳城之外,其他两路…………
 
    “主公!主公!马超将军回来了!”
 
    “孟起几人可有受伤!”听到士兵的禀报,坐在靠椅上的李林赶紧询问道。
 
    “主公!”就看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传了过来,马超,庞德,马休,马岱四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后面自然是跟着送他们回来的郭图。
 
    “主公!末将有罪!”四人齐齐的跪倒在地,拱手道,看着四人浑身的血迹,满是厮杀的痕迹,李林点点头,道:“不必如此,你等也已经尽力啦!只是……是我低估那诸葛亮和周瑜啊!”阵岛岁亡。
 
    李林当然接到了马超在江东作战的欣喜,李林依旧赞扬道:“在那般的境地之下,孟起你们还知道潜出夏口偷袭江夏,着实也是不易,只可惜老天不让我们顺利的击败敌军而已,你们几人不必挂在心上!”
 
    “这……”四个人依旧还很是羞愧,毕竟这一会是打了败仗又损兵折将,李林看着四人尴尬的样子,一摆手道:“你们几个小子,是不是总部打败仗不适应了!记着,失败是成功他老娘!老子又没有怪你们!好了下去休息吧!”
 
    看李林这般的模样,四人心中稍微好受一些,齐声道:“主公……主公英明……我等下去了!”随即便退了出去。
 
    “诶…………”四人走后,李林的脸上才露出了痛苦之色,折腾了一圈,损失了那么多的兵马,真是让李林有些郁闷,郭图缓缓的站在了旁边,一旁的蒯越早就是一脸的苦涩站在那里,毕竟这样的计策还是他提出来的。
 
    “士元!”李林叫唤一声道。
 
    “主公!”
 
    “赵虎那边可有消息!”
 
    “没有!”庞统如实的回答道。
 
    “诶……看来…………”
 
    “报……报……报…………”一阵焦急的声音骤响起来,一名士兵飞一般的跑进了大帐。
 
    “主公!”
 
    “快说!”
 
    士兵立即道:“扬州传来消息,赵虎将军与江东水军在东线激战数个时辰,最后赵虎将军紧紧带领三艘海风战船到了淮水口岸,被田豫将军领军救走!”
 
    “什么!”听到赵虎的打败李林差一点从自己的靠椅上掉下来,李林得得嗖嗖的举起手,指着那士兵道:“你……你他妈的再说一遍!”
 
    士兵浑身一抖,接着说道:“主公……赵虎将军战败…………”
 
    “来人啊!”李林忽然怒吼一声,指着那士兵道:“此人定然是敌军的奸细,给我拖出去砍了!”
 
    “啊!”那士兵惊叫一声,立即喊道:“主公!主公!我不是啊!主公!这里有田豫将军书信啊!主公!”
 
    “拉出去砍了!砍了!”李林疯狂的挥手,立即有护卫冲了上来将士兵拖了出去。
 
    “啊!主公……主公……我…………”
 
    不一会士兵的惨叫声音消失了,看着地上的士兵掉落下来的书信,李林呆滞在那里,嘴唇不停的晃动,难道:“败了!赵虎竟然败了,就剩下三……三…………”
 
    “主公!”庞统忽然出来叫了一声,拱手道:“还望主公…………”
 
    “我他妈不明白!怎么会败了!老子的海风战船怎么会败!”李林忽然怒吼出来,帐内众人浑身一震。
 
    “啊!”李林痛呼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腰眼用力的揉了揉,
 
    “诶…………”叹息一声,庞统缓缓的将地上的书信捡了起来,想着要不要递给李林看一看,李林一摆手,道:“士元你帮我看看!然后在告诉我!”
 
    “这……诺!”庞统面色为难的将书信打开,李林这么干可是给了庞统一个差事,这你让庞统怎么给你说。
 
    但是庞统既然敢打开啊,也就直接照实说了,看过书信,庞统缓缓道:“禀告主公,赵虎将军余江东水军交战与毗陵,南徐,赵虎将军麾下水军精锐损失殆尽,赵虎将军胜负重伤,江东方面也是损失惨重…………”
 
    “…………陈武将军,朱然将军,程普将军阵亡,黄盖将军,甘宁将军身负重伤!”而就在三江口,周瑜帅帐之中也同样的接到了东线水战的消息。
 
    “啪!”听了止呕,周瑜的拳头狠狠的敲在了眼前的桌案之上,恶狠狠的说道:“没想到……没想到仅仅为了诛灭辽军的水军竟然让我江东付出了这样惨重的代价!李林!赵虎!”
 
    不仅是周瑜,帐内众人都是起的满眼通红,不说被人,那程普乃是一早跟随孙坚的老将,跟随孙家出生入死几十年,侍奉了三代主公,今番竟然在水战之中战死,剩下的陈武,朱然也是周瑜重点培养的对象,黄盖和甘宁的重伤也是给了江东水军的一个重创。
 
    “诶…………”一旁的鲁肃忽然怅然一声,悲伤的说道:“程老将军几十年纵横沙场,没想到竟然就……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