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都是百战之将,才可以混的上这许昌一门的守将

袁尚许攸连夜赶往长安,关中打成不多,但是曾经乃是大汉十二朝国都的长安,绝对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大城,能够作为国都的,当然是易守难攻之地,袁尚麾下尚有数万兵马,当然了,其中百战之兵根本不到一万,剩下的一小部分是投靠自己的曹军,大部分都是刚刚在关中招募的军队,甚至还都没训练,跟民夫没啥太大的差别。
 
    第二天,没了主子的华阳,城中的袁尚大军们当然是赶紧收拾收拾,带着城内的粮草,物资西撤去长安,就连城内的百姓,当然也知道打仗了,能跑的都是赶紧跑,当然了,部分人也是早就对已经经过了几次浩劫的关中之地,打个仗都已经习惯了,根本不为所动,谁是这地方的主人自己不是该怎么活还是怎么活,只求来的人不是什么屠夫,到处烧杀抢掠,当然了,这些久经战火的百姓也早就已经有了准备,家中都有秘密的地窖,将所有的粮食和值钱的东西放在里面,等到敌人打进来的时候,老人,妇女,孩子往里面一藏就好了…………
 
    而马超呢,当然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的三万大军已经在陷马谷成了一片一片烧焦的尸体,整整一夜,马超都没有合眼,一直在想,自己怎么会输,怎么会输呢?那些怪物到底是不是人,怎么会那么厉害,自己八百个出生入死的兄弟,就这样的没了,惨死在一个不知名的怪物手里,自己竟然眼睁睁的在那里,根本没有能力解救…………
 
 第一百九十二章 风浪欲平
 
    大汉,豫州许昌城内,看着手上的战报,李林紧锁眉头,不错,马腾大军覆灭,刘和打进了关中的消息已经传来,不,是已经传遍了天下,钟繇也在武关不支,已经退守南阳,幸亏刘和的目标不再南,而在西面,所以只是派武将把守武关,刘和亲自带领并州兵,河内军十万,与张白骑回合,合兵近十五万向西开进,而此时,羌王徽里古也已经派大元帅越吉,合兵东羌各族勇士十万,南下攻打雍州北地,冯诩二郡,因为袁尚早就已经放弃此地的打算,所以两郡城内的兵马,粮草物资早就已经统统运走,而城中百姓也已经习惯战火,无动于衷,但是他们没有想到,正常时候,这城池是来了一个军阀,走了一个军阀,又再来一个军阀,但是在他们眼前的确实羌胡人…………
 
    胡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要是民族内的战争,汉人还不至于亡族灭种,但是这可是胡人,胡人在这些汉家百姓的眼里,与猛兽又有何异,百姓们知道羌胡人杀来,纷纷四散奔逃,不过想好刘和跟徽里古早有协议,不可滥杀汉人,越吉倒是遵守诺言,并没有滥杀无辜,任由百姓奔逃,不过可有一点,钱财,牲畜留下,不然我来这里打秋风也不能空着手走啊?
 
    这样的打击,不仅是对袁尚致命,就连李林,也是忽然觉得这刘和已经不是以前的刘和,这样的实力,十几万的大军,着实让李林大吃一惊,钟繇,还有袁尚背后的许攸,荀谌,这可都不是泛泛之辈,这才多久的时间竟然发展到了这一步,这……就算是自己,恐怕也做不到吧?
 
    李林皱着眉头,缓缓放下了手中的竹简,看着下方正襟危坐的众人,李林缓缓说道:“如今……赵王已经攻破敌军的西线,周瑜又在南面攻破了寿春,如今刘表和曹丕的联军已经全线溃退,不知道众位,下一步,某应当如何啊?
 
    众人面面相觑,太史慈站在最前方,出列道:“主公,如今大事已毕,不如全线出击!攻打谯郡蔡瑁,汝南曹丕,将刘表必回荆州,到时候我军在度过淯水,攻破宛城,杀入荆州腹地!”
 
    李林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点点头,道:“好!对付刘表那是无需多言,可是,如实杀进荆州,某恐怕这北面…………”
 
    李林说着,忽然停了下来,众人均是一皱眉头,继而又明白过来,看来李林是开始忌惮刘和,没想到众人一致都有些轻视,甚至是看不起的刘和,竟然有了这样的战力,不到一个月,拿下数郡,兵锋直逼长安,如今李林在东,而刘和在西,若是李林大军南下,刘和兵马忽然与李林反目成仇攻打背面该当如何?
 
    “那……”太史慈有些迟疑道:“主公,也不可不打啊!”
 
    李林依旧沉没,董昭出列道:“主公!某有一策!”
 
    李林立即道:“说!”
 
    董昭道:“主公可想,如今刘表数战不利,而我军赵云,张郃二位将军也已经杀入了荆州淯水河边,那刘表会怎样?”说着,董昭环视众人,道:“那刘表定然当时坐立不安啊?”
 
    众人纷纷点头,董昭道:“主公,所以说如今不是我们要不要跟刘表打了,而是那刘表还能不能逃得了了,想必刘表的心思,也是已经思退了吧?”
 
    “哦?”李林皱眉说道:“若是刘表退?某…………”
 
    董昭立即说道:“主公,我军势强,刘表一退,曹丕在汝南岂不是成了孤军,不如…………直接跟刘表要了汝南!如若不然,我军必然全军压惊,杀进荆州!刘表乃是守城之辈,必然要保住那荆州之地,定然应允!到时候我军与孙权隔淮水而治,主公也是达到了最大的好处!”
 
    “嗯!”李林缓缓点头,谁知道音还美罗,只听到门口卫兵一声大喊“禀告主公,刘表使者蒯越,携刘表书信求见,以为我城门将士拦在城外!”
 
    “呵呵!”李林淡淡一笑,真是说曹操,曹操道,诶,不对了,曹操挂的早,估计以后也就没有这个歇后语,李林嬉笑道:“蒯越,这个刘表真下本钱,就不怕我把这蒯越扣下来?”众人也是哈哈大笑。
 
    随即李林面色一正,道:“哼!想见我,那蒯越还不够格,就劳烦伯父一趟吧!”李林让邴原去见他,也算是给足了面子,邴原的地位也是不低了,但是想要直接见李林,李林当然还要钓上他一钓。
 
    在旁的邴原出列,低着头拱手道:“诺!”
 
    而在许昌城外,蒯越则是十分紧张的看着这许昌的城门,自己以使者的身份前来,没想到这幽辽军竟然都不让自己进城,堵在门口,蒯越是又紧张,又生气,没有办法,谁让咱们是来议和的呢?
 
    不一会,只见一名士兵跑了出来,从服饰上看得出来,这是辽侯府的人,跟城门令在耳边耳语几句,城门令点点头,便上前,对蒯越恭敬的一拱手,道:“请大人下马,跟随我家主公派来之人进城!”
 
    蒯越点点头,下了马来,身后百余名侍卫也是下马,毕竟蒯越在刘表那里的地位还在,出使李林这里,当然会带着一些护卫,一百多人不算是很多,蒯越率先进城,身后侍卫也跟了上来,城门令立即说道:“慢!”
 
    蒯越众人一惊,护卫们下意识都摸上了刀柄,这在敌人的地盘,难免都会十分紧张,所以菏泽一声叫喊,众人都有些条件反射,不过幸好这城门令压根就不怕这一百来人放在眼里,许昌的城门令,那当然不是一般人,都是百战之将,才可以混的上这许昌一门的守将,起码都是校尉之职,这一百多人,根本就不够看的,更何况城头上的弓弩手早就已经箭在弦上,要是这些人有什么异动立即射杀,都不带报告的。
 
    城门令淡淡一笑,缓缓说道:“大人放心,在许昌城内,定然不会有人敢做乱,若是有,也自然有人保护大人周全!”
 
    “哼!”蒯越气恼的哼了一声,话外之音,最不能保护自己安全的就是你们!
 
    但是看着那城门令无害的眼神,淡淡的笑着看着自己,看似没有威胁之意,但是若是自己敢反抗的话,蒯越相信,这城门令对自己的下手绝对是不会犹豫的,蒯越点点头,道:“好!好啊!你家辽侯的待客之道,某算是领教了!”
 
    城门令依旧一脸无害的样子,依旧看着蒯越,蒯越摆摆手,指了自己两个最为亲近的随从,蒯越知道,就算是自己带着的人功夫再好,你进了许昌,你还能反抗什么?这城里城外,明着的,暗中的,李林的兵马不计其数,看着那城门令的信心,蒯越就明白了,李林的地方,是不容的他人放肆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